魂斗罗小游戏 – 虚拟犯罪:都是被游戏逼的

虚拟犯罪:都是被游戏逼的

   一个安静祥和的午后,魂斗罗小游戏 我坐在路边的一只长椅子上,此刻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同样安静祥和的小镇,大片大片的茵茵绿草以及修葺地十分齐整的石径,周围点缀着几十个如同南瓜包一般的巢穴——这是矮人的住所。魂斗罗小游戏 不时有光着大脚丫子、肥肥胖胖的男矮人,以及长着胡子的女矮人从我面前走过,他们正准备参加一年一度的矮人啤酒节——无论是男女老少,今天都会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开始吵架和调情。

   我身披灰袍,手持法杖,腰挂配剑——别多心,我只是一个法力低微,只会贩卖些烟花,会些简单法术的巫师而已。我的职责比较“圣母”,按照游戏商的要求,需要从小镇的居民中挑选出一个得力的助手,然后联合中土境内的几个王国,来组织军队共同对抗魔王大军。

   可是——我特么才不会这么做,我只是冷笑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配剑,让不算刺眼的阳光镌刻在宝剑上,然后冲进啤酒节现场,冲着那些我看着极不顺眼的矮人们一顿暴砍,当然更不能饶恕那些长了胡子的女矮人……

   当我意态闲暇地在死尸上擦拭着佩剑上的血渍时,闻讯而来的治安官和士兵们骑着矮脚马赶了过来——不要紧,连同这些人我会一起杀掉……不过一番交手我便发现,我的等级过低,法术和宝剑都无法让身穿重铠的士兵掉血……要投降么?

   扯!我就是要跟他们无脑拼命——于是最终,我被执法部门乱刀砍死——一个暴力犯罪的故事就这么结束了。

   煽动与默许

   你以为这是笔者在编故事?NO,其实我是在玩游戏而已。在游戏中,生死都不重要,我需要做的仅仅是读档重来而已。

   有意思的是,在这样一个魔幻版的GTA游戏中,你可以选择去做一个为了正义,为了圣母,为了良心而兢兢业业执行任务,然后拯救世界的好人,也可以选择做一个只是入室抢劫,欺负弱者,烧杀掳掠的大坏蛋——只要你够牛逼,能够不被游戏中的NPC杀死就行。

   有人会问:小编,你是不是想说你自己足够变态,老是喜欢在游戏中意淫一下呢?

   不,严格说来这不是本文的重点。

   本文想说的是,在一个缺乏道德和法律惩处机制的游戏世界,说的比较极端一点,就是任何一款鼓励人们去用暴力来解决争端的游戏,似乎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默许玩家去好好犯一把罪。

   双向选择

   我最近补玩了《巫师1》,得承认,这是一部画面相当糟糕,但剧情却堪称完美的老作品。

   之所以如此形容,是因为其中可供“选择性犯罪”的设定太有趣了。

   就在游戏的序章之中——维吉玛城郊的村庄内,围绕着“火狗”肆虐吃人的怪事,玩家需要在貌似善良实则堕落的村民与貌似邪恶实则不坏的女巫之间进行抉择——尽管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玩家必须选择站队。

   如果选择了支持村民,结果就是美丽的女巫会被烧死,而好处就是能够获得村民的好感,在接下来的BOSS战中得到支援;而如果选择支持女巫的话,那么就会得罪了村民,在接下来的boss战斗中你将孤立无援。

   当然,考虑到在这个剧情之前玩家能够和女巫畅快地云雨一番,相信大多数玩家都不会轻易地将这个情人给出卖。

   但当玩家选择了解救女巫,却发现女巫这货面临大敌直接倒地装死,使得玩家很难独自对付一群火狗从而导致游戏失败的时候,玩家不得不多了一种想法:出卖情人一次又有如何?

   没错,我失败了三次,所以我也选择了后者。

   当我看到女巫因被我出卖而深深地诅咒了我,并被村民围起来送上火刑架的时候(没有这个画面,脑补),我的心里忽然多了一点淡淡的忧伤——这是个好女人啊,至少人设挺漂亮的啊。

   当然,对于稍稍有强迫症的人——比如我来说,还是不能接受从此背上“背叛情人”的骂名,所以我果断选择重新读档,然后又一次解救了女巫,并通过苦练剑法(攻略大法),单独战胜了那群“狗娘养的”。

   不为别的,因为我要保护自己的女人——简直跟主人公杰洛特那亦正亦邪的性格一个操行!

   战争法则

   A.杀队友

   有人说,出卖女人算什么,给我合适的机会,我连队友都会出卖。

   没错,这就是游戏中著名的“队友伤害模式”。

   再没有什么比队友伤害模式更坑爹的设定了,然而这一设定却被一些老玩家津津乐道——还记得那些年一起CS时,将基友们坑害至死的情景么?

   B.屠农

   除了在背后朝着队友大放冷枪之外,那些满满的恶意还存在于不少策略游戏之中——仔细想想,似乎我玩过的每一款RTS游戏中都存在着“杀农爆兵”的模式。

   与“战争其实就是拼人口,拼军需,拼粮草”的论调不同的是,从游戏平衡的角度来说,大多RTS游戏都会严格限制人口,从而保证玩家之间能够公平对战。

   很多时候,作为军需和粮草供应源的农民,到了战争的后期,因为人口的制约,不得不被造物主——玩家施以毒手。

最喜欢暗夜了,因为农民会自杀

   另外,由于高低阶兵种战力的悬殊差别,在战争的后期,大量的初级兵会严重拉低部队作战能力,这个时候该怎么办?

   继续屠杀!

   C.补刀

   从DOTA开始,我们又多了一种新的屠杀名词——补兵。但补兵的背后,却又存在着细思恐极的哲理——

   领导:“兄弟们,你们冲锋吧!我掩护!”

   士兵(捂着胸脯):“咳咳,我受重伤了,快救我!”

   领导(指着前方):“你看那是谁?”

   士兵回头。

   领导冲上去一刀戳死——并美其名曰:补刀。

   对此,你是否想起了二战期间苏联红军政委让战士们集体冲锋,然后他躲在后面,架起机枪,时刻准备枪毙退缩者时的残酷?

   不,应该是更加残酷。

   权术时代

   与美化战争相比,有些游戏会直接给玩家展示战场、政治斗争的黑暗,但主旨却并非是教你去改变这个世界,而是逼迫着玩家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循规蹈矩——也就是为虎作伥。

   最好的例子就是黑曜石公司的旧式RPG游戏——《暴君》,这款游戏让玩家去扮演一个独裁者的帮凶,玩家能做的只有力求在纷杂的政体势力中明哲保身。

   为了做到这一点,玩家不得不做一些颠覆正义的事情——他要以一名政客的身份在游戏世界中如履薄冰,无论是作恶还是杀人,都不过是为了游戏通关罢了。

   总结:

   人性本就是光明与阴暗的结合体,只要给予适当的机会,由好转坏也就是一念之间。游戏商很懂其中的道理,便力图在游戏中给予玩家这种风口浪尖的环境——种种暗黑甚至”反人类”的设定,的确算得上默许玩家去来一场虚拟犯罪。

   但细细去想,这些游戏却又并非单纯地弘扬“邪恶至上”,往深了去说,高明的游戏商只是想表达一个理念——好的游戏法则是:玩家在玩游戏的时候,要时刻明白,其实他也在被游戏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